第10版:黑油山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版面导航

第01版
要闻

第02版
油田新闻

第03版
油田新闻
 标题导航
2020年6月16日 星期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南国的榕树

●朱凤鸣【克拉玛依石化公司】

榕树天生就是南国的。

见到榕树,就连我这个来自西北的人也荡起南国的漪思,好像我就是南国人,榕树下是我的家。

生长于新疆北部边陲的我,老家不在我父亲的老家荆楚深山江岸,不在我母亲的老家蜀中青色竹林中,而是被一棵巨大的榕树所庇护,蔽荫休憩,遮风挡雨,由来如此。

有一棵大榕树,就似乎有了小河流水,蓝花布衣姑娘,奔跑嬉戏的儿童,一切都生动且柔软,又有所倚仗依靠。

榕树的树冠仿佛巨鸟展开的羽翅,故事都在这羽翅下开始、衍生,这真是个奇妙而微的存在感。偏偏,它又是这么强大而壮观,历经台风暴雨而不息,粗而虬劲的树干,深绿发亮的树叶浓密,垂挂的仿佛静止的气生根,所有的故事、所有的人都在榕树里生长,红尘烟火里生生不息,又清朗风流不染尘埃。

初到广州时,在暗夜里昏黄的光影中走过校园巨大的榕树下,地面上有榕树淡黑色的影子,空气异常地轻盈,彼时并不知道自己正穿行于一棵大榕树下。第二天去餐厅吃饭时才看到,就在天天都要经过的路边,那株榕树冠幅巨大,撑开一片幽深树荫,树下有一个小杂货店,几乎隐藏在树里。树和杂货店一样,生命力旺盛又富有沧桑感,仿佛一位健壮的老人,敞开怀抱等着你回来,有很多的故事要讲,给来往行人提供便利。

并非以前没见过榕树,在云南西双版纳见过独木成林的榕树,在厦门海滨见到作为行道树的榕树,南靖土楼附近小河边撑着巨大的榕树,但在广州见到榕树,仍然给人新鲜的感觉。原因,大概是这次带队公司的一个班组长培训,时间超过20天,班组长们本身素质好,不需要操太多心,每天下课后可以放松地四处逛逛,没有课程任务的周末甚至可以跑得更远点,就有了时间和心情去慢慢欣赏、观察学校校园、旁边小区、白云山景区以及行道、公共绿化带无处不在的榕树。

广州的榕树品种多,最常见的就是高山榕、小叶榕,我注意到品种的区别并非观察得多仔细,而是看到它们掉在地上的果子的颜色形状都明显不同,就查了下常见的品种。更让我吃惊的是,路过一棵大概因为受伤或者生病被截断的海大一棵树,粗大树干上光亮的叶子有点眼熟,就走到跟前去看名牌,上面赫然写着“橡皮榕”。

我大吃一惊,怪不得眼熟却又不敢认,就是橡皮树啊。原来花市、别人家里常见的盆栽橡皮树也是一种榕树,能长这么粗这么高!想到高山榕也常常一小棵圈在盆景里在花市售卖,我理解了,南方树种就是能这么任性的,简直就是孙大圣的金箍棒。

当然,这些诸多不同品种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们都具备相同的品质,树干粗壮,枝干之间虬龙盘缠,悬垂着许多柔软的气生根,树冠远看如朵朵绿云,特别容易长出故事,容易引人遐想。

小时候看梁羽生先生的武打小说,有一部写于谦的女儿于承珠的故事,女主老是念念不忘大青树。我琢磨了很长时间大青树究竟是什么树。长大以后,到了南方,看到大榕树,心里“哦”了一下,原来是它啊,应该也只能是它!

榕树作为行道树,是要付出代价的,因为它长得太大,人工种植的水肥不均匀,年份长了自己都承受不住,我看到一些老街区不得不打钢架支撑上了年纪的大榕树。

在广州的街道上行走,常常要拂过碰擦过那些柔软的一把把的气生根,真是个新鲜的体验。我觉得要是在北方,很大可能会嫌气生根不整齐而被人想办法修剪掉。而南国更接受这样的浑然天成,广州城市本身和自然气息很搭。这种气生根在北方真是难以想像,竟然能从空气中吸收水分,以至于可以长根扎进泥土里,形成新的植株。这让生存困难不得把根扎得很深很远的北方植物多忿忿不堪呀?

南国气候湿热,一些蕨类植物、小型的附生植物就长生在榕树上,新鲜青翠、叶序整齐的蕨衬着榕树老干真是漂亮可爱,当地人习以为常,我却常常盯着欣赏好久。更过分的,石斛也寄居在榕树上。曾经在网上见到几张图片,是一棵榕树上暴开着春石斛花,一树粉花还以为是什么树花呢,结果就是榕树而已!

高山榕的果实是黄色的小浆果。广州很难像北方城市那么干净整洁,榕树是原因之一。走在榕树下,常常看到一地的扁圆形小浆果,多是黄色,也有紫色的,被行人随意踩碎在脚底。也时不时听到小浆果落地的细小的声音,这时脑海里冒出王维的诗“人闲桂花落”,南国味道,尽在其中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广告服务 | 虚拟主机 | 建网服务
克拉玛依日报社、新疆石油报社、克拉玛依网制作、发布 市局党委主办、党委宣传部主管
版权所有:克拉玛依网 Copyright © 2003-2008 www.kelamayi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新ICP备05004568号 未经克拉玛依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